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用了哪些科技“大招”?
  如此,无论是民用还是工业,都杜绝了原先过度抽取地下水现象,从根源上“保泉”。用科技省出每一滴水,“月牙飞瀑”重现只要有空,郭春晓便到中水处理站转一转。这位济南南郊宾馆总经理对已运行了15年的中水回用项目“情有独钟”。
 
 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,该宾馆已经投资2000万用于技术改造,借助高科技实现生活污水的全回收利用以及雨水回用系统,甚至“连游泳馆、洗衣房、空调机房等蒸汽冷凝水都利用了起来。”
 
  在济南,南郊宾馆等一批民间用水大户的努力,也组成了“节水保泉”的重要力量。“月牙飞瀑”是难得一见的景观,丰水时泉水从蘑菇云状的假山石中涌出,顺势叠瀑而下,似飞瀑、若水帘。月牙泉在济南72眼名泉中喷涌的水位要求最高,只有地下水位达到29米时才会喷涌。北宋散文家、政治家曾巩担任济南“知州”期间,为摸清泉水来路,曾进山调查,认为济南南部山区的水下渗潜流至市区而出露成泉。这抓住了重点,同时也透露保泉“要害”:只要济南周边山区有水,济南泉水喷涌才有源头。
 
  但矛盾在于,一方面济南紧挨黄河,有4条大型河流,124条中小型河流以及15座大中型水库,丰水年景保泉涌高枕无忧;但另一方面,“靠天供水”的现实无法确保年年丰水;同时,济南防洪排涝能力低、地下水超采、水污染严重、水生态恶化等“天灾、人祸”因素重重叠加使得泉水“断喷”时不时出现。怎么办?
 
  正值立冬,科技日报记者跟随“中央媒体济南水生态文明建设试点采访团”来到趵突泉公园。此时公园的实时水位显示屏上,“28.89米”的数字让游客没有遗憾——趵突泉的喷涌红线是27.01米,从27.01米到28.89米,1.88米的落差既确保了泉水“卯足劲”喷涌,也印证了济南人保泉科技“组合拳”的正确性。
 
  黄河水代替地下水“特供”济南,净化工艺是“重中之重”
 
  这两年,卧虎山水库管理处主任绪正瑞正在忙碌的一件事情就是扩建水库,确保实现“小雨不下山、中雨不出川、大雨保安全”的目标。他所在的卧虎山水库是济南市唯一的大型水库,肩负着丰水期储水、枯水期防水、涵养南部山区植被和城市供水重任。
相关推荐
|公司简介| |产品中心| 新闻中心 |招商加盟|